養龍人師門

diary.gif也斯寫人教育龍的故事,我想,是寫出在教學中的理想、困難、沮喪、失望與現實。養龍人的困思︰我教的方法是對的嗎?亦是教師的兩難︰究竟是教學的過程重要,或是教學的結果重要呢?換句話問︰究竟是教學時的啟發重要呢?還是考試結果重要呢?

這故事令我想起一齣戲︰《暴雨驕陽》(The Dead Poets’ Society)。從來,教學的理想與現實都是狡黠地纏在一起,不可解。小說中的老師死了;電影中的學生死了,總是震撼人的。當我讀這小說時,我又再次跌入這個困局中。 經過大學三年的生活,發現啟發個人思考對學習相當重要。回到教會中,總想叫人多一點反思自己的信仰,不防對自己作信的批判一番。但似乎在教會中,批判是一種禁忌,是一種罪;而我亦會問︰我的方法是絕對的嗎?真的要這樣才可以到達信仰的終點嗎?我不知道,我只知我是這樣的一個人,就容我以這種態度面對信仰吧!有點避世的心態,但,我還能怎樣呢?

廣告

發表者:Enoch Tam

Enoch Tam Yee-lok is a Ph.D. candidate in the School of Communication of 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 He graduated from the Hong K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with an M.A. and M.Phil. in the Humanities in 2007 and 2009 respectively. His research interest is early Chinese cinema, Hong Kong cinema and Hong Kong independent cinema and his recently published paper is “Colourful Screens: Water Imaginaries in Documentaries from China and Taiwan" and "The Silver Star Group: A First Attempt at Theorizing Wenyi in the 1920s".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