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廿二世紀殺人網絡

diary.gif錫安城中的一位議員提出一個似乎已經過時,卻又與我們很接近的問題︰「究竟是人類控制機器,還是機器控制人類呢?」。這條問題可以引伸為︰「究竟是人類控制自己所造的,還是人類所造的控制人類呢?」其實這已經一個老問題,馬克斯早就提出「疏離」的觀念,只是人在資本主義的社會下,仍然無法逃避「疏離感」。

或許在這裏解釋甚麼是「疏離」。「疏離」是指人為物所制,被自己所造的物件反過來控制自己。現代人,尤其是在香港,人在不知不覺中被商品和金錢所控制。現在,香港的上班一族,又被工作所制。錫安的居民可以破壞或停止那個機器運作嗎?不能!已人類能夠打破資本主義這個偌大的機器嗎?暫時似乎還看不見有其他出路。

將要踏入社會工作,信念似乎相當重要。若沒有一件堅定不移的信念(不論你如何稱呼它,是信念也好,是執著也好),就只可以淪為這偌大的機器的其中一部份。

發表者:Enoch Tam

Enoch Tam Yee-lok is a Ph.D. candidate in the School of Communication of 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 He graduated from the Hong K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with an M.A. and M.Phil. in the Humanities in 2007 and 2009 respectively. His research interest is early Chinese cinema, Hong Kong cinema and Hong Kong independent cinema and his recently published paper is “Colourful Screens: Water Imaginaries in Documentaries from China and Taiwan" and "The Silver Star Group: A First Attempt at Theorizing Wenyi in the 1920s".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