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讀《好黑》

poem.gif

【禮物】
妄想症發作
在幻象中看見夫丈和他
的禮物
輕輕的來,輕輕的去

【葉子和刀的愛情】
相愛又彼此相恨
索取又不懂給予
落得在自我安慰中尋回最初的快樂

【少女米米之狼來了】
米米遇上狼如小紅帽般被吞下
很好的童話公式
式公話童
變成
卡夫卡的荒誕
把狼砍成三十多份,吃掉
在鏡中,狼來了的謊話變成卡夫卡的真實

【風中街道】
平面、相同、扭曲的人
本來為人詬病
兒童式的專注反顯得可愛
風隨著意思吹
聽見風聲,卻不曉得從那裏來
兒童的眼光轉移飄忽不定
看見目光的燦爛,卻不曉得要往那裏去

【1130號巴士】
患上失憶症的敘述者
1130號巴士
土瓜灣、新界
姑媽、電風扇
繪影繪聲
使我相信
自己也患了失憶症

【旅行之家】
從頭訴說余華的《活著》
旅行,就是離開
離開,就是死亡
余華的老人說,我活著因為我活著
謝曉虹的小孩說,旅行,就是夢,就是尋找
找一個破落的
家庭

【少女米米之夢中情人】
夢中的妄想症
奇形怪狀的身體
陌生化的牽腸掛肚
輕巧的失落
米米的夢中情人

【關於我自殺那件事】
又一個失憶症病人
訴說一個關於四個人的三角故事
我要相信一個患有失憶症的人嗎?
姐姐、男、女,甚至她
全都是電視劇的妄想
空白的比有字的還多
我要在白的地方讀出她的故事
我要在白的地方寫下我的故事

【來潮】
前句疊著後句,是愚弄讀者,還是扮作長流不息呢
女性的身體就是乳房和來潮,那麼男的,就是
喉結、聲帶、陰莖、恥毛
男孩兒從來就不談論這些
那來會像女孩兒
脫精光,讓自己的私處
曬月光。男孩兒談論的,不也是乳房和來潮嗎
是女體比男體更神秘
還是男體比女體更沒趣味?

【幸福身禮】
是螞蟻招來百年孤寂,還是我太過記掛它呢?
彷彿在任何地方也看到它的影子

在升空的泡泡的折射中
發現西西的背影

故事總是在做夢
而我彷彿也是在做夢

【甲甲】
孩戲般的文字
格外天真,也格外扭曲
輕巧,不著痕跡
無論是殺戮,還是起飛
都是親切可人

【理髮】
妄想症又再發作
一個不可靠的見證人
與母親關係的故事
沒有一句可信
或許我
就是送她生日禮物,叫她與母親大叫大嚷的初戀情人
或許送她的,不是紅髮夾
或許精神病發的,不是母親
或許病發的,是她自己

【黑貓城市】
一串串的意象
黑貓、凶兆、占卜、巫婆、記憶
剛好五步
結成艾柯的
符號網絡把我逮住
無限的伸延,無限的讀本,無限的詮釋
我要把絲逐條逐條的
抽出來
破譯
黑貓城市的
密碼

【頭】
斐德羅請萊斯雅斯訴說一個關於頭的故事
斐德羅問︰
為何沒有頭有尾?為何有頭沒有尾?
萊斯雅斯反問︰
究竟是整體和安排?還是創新和貼切呢?
蘇格拉底來湊熱鬧,也說一個故事
全是阿木的頭、阿花的手、阿樹的身體、阿豆的肚子
胡亂拼貼
萊斯雅斯不屑一聽
斐德羅卻連聲叫好

【燒賣】
假裝寫關於燒賣的故事,其實是心繫情人K
假裝心繫情人K,其實是懷念小學陳老師
假裝懷念小學陳老師,其實是難忘燒賣的味道
假裝難忘燒賣的味道,其實是一派胡言亂語
假裝一派胡言亂語,其實是寫一個關於燒賣的故事

【大廈】
甚麼A、K、O、J、D、L、H、M、P、C
你不是想說
人際關係疏離吧!?
這事,6座20樓E的E6880**(2)早就做了
無有名字、性別、年齡、感情、思想……的人
在無關痛恙的關節上呻吟
彷彿世上值得關心的
就是留在牙縫間那根弄不出來的麵條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