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弄虛作假」︰《道非傳》的典型後設嘗試

《道非傳》,顧名思義是關於道非的故事。道非甫睜開眼,故事亦開始。道非發現自己被釘在十字架上。不過讀者不久後就會發現,作者志不在寫關於道非的小說,而是想發掘小說的可能性。只是僅僅數頁,作者已經開宗明義寫道︰「這是一個小說世界,道非,就是這個小說世界的主角。」

後設小說

所謂後設小說,就是以小說的形式,探討小說這門藝術。作者會毫不避諱的對讀者說︰「我是弄虛作假,不要把我寫的當真」,這會把讀者抽離故事,然後會意會,他在讀的是虛構,並不是真實。而《道非傳》呢?作者嘗試探討作者與角色之間的關係。究竟角色只是作者腦裏的產物,全受作者支配呢?抑或角色仍有獨立於作者的意向呢?還是角色能反過來影響作者呢?

作者與角色

故事發展下去,道非發現故事世界中有「聖之斷章」,而創道會的人則視之為會中的經書。而所謂的「聖之斷章」,其實是《道非傳》的故事大綱。道非在故事中途,已經窺看了大綱,也知道自己的結局︰他會帶領上萬同志,登上禁域,然後灰飛煙滅。道非心想,若自己的結局已被命定,他這個角色還有甚麼意思呢?還不是乖乖的順著作者的意願,登上禁域,然後死在禁域之上?他可不願順命啊!

至於故事中的其他角色,有的嘗試順著天命而活,有的則甚麼也不做,嘗試以行動否定作者對角色的預設。最後,噢!還不是最後,因為在故事中段,由於角色的擺動,也由於作者要反抗某些藝術成規(主角可以中途死掉,主角不能變成奸角……),結果所有重要的角色通通死掉。然後,作者苦思,如何繼續把故事寫下去呢?如何能寫一個沒有主角的故事呢?

神權與命運

讀到這裏,我們發現,作者不只志在探討藝術的可能性,他還觸及宗教上的神權問題,或普遍人所說的命運。若這個世界有神,或若這個世界有所謂命運,人能擺脫嗎?若神或命運已經命定了人的命途,人究竟是不是只有乖乖的順命呢?

不過對於作者與作品的關係來說,順命並不是必然的。在創作過程中,所謂的角色,並不是全活在作者的規限之下。很多時候,角色可能只是作者在現實中的投射,例如主角是作者的理想投射,主角的朋友可能是作者所渴望的正義朋友的投射,角色的框架是有了,但角色的具體行動並未出現,角色的結果也可能是未決定的。角色所遭遇的事情(或作者在現實中所遭遇的事情),可能就會左右角色和故事的發展。

結局和出路

面對這麼大的問題和困局,作者黃洋達實在未必能理個清楚明白。他把頭開得大太,結尾有點如他所說般,像頭猛獸,而他卻馴服不了,整個故事的結尾有點瘋狂。我在這裏還是先賣個關子,有興趣的讀者不妨買來讀讀。

他的結局像頭猛獸,但寫下來的出來卻出奇地輕︰

走到最後,
我並不是一個人,
於是,我知道,
我曾經活著。

作者想要寫一個沒有主角的故事,也想活一個不是主角的人生。他理不了神權與命運,用他的說法,「與其浪費時間去找尋真實的證據,倒不如花點時間去留下活著的證據」。

後設小說並不是新寫法,台灣早早已經有作者嘗試這文類,以突破寫作的界限。香港,曾寫這類小說的人不多,黃洋達這作品可算是個新嘗試。他這作品未必能為藝術增添甚麼,也未必能理透命運的前文後理,但,這卻肯定是他的一個重要里程碑。

作者黃洋達,1979年生,曾拿過第廿四屆青年文學獎,《道非傳》是他第一本出版的小說。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