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拿書第一章︰一心求死

iread.gif下到底艙

約拿的故事,一個我們都耳熟能詳的故事。一日,耶和華上帝的話臨到約拿,要他到尼尼微城呼喊。約拿要呼喊甚麼呢?上帝是否命令約拿去警告尼尼微城的人呢?可能是。但具體的內容是甚麼呢?經文沒有提及。上帝在這裏的命令,是否就是約拿在第三章中所說的,「再等四十日,尼尼微必傾覆了」呢?這就在乎我們有多相信約拿這個人。

關於上帝的命令和約拿的警告,以後還會談到,現在還不是時候對這句指指點點,還是先看看故事如何發展。一如我們在很久前聽到的,約拿沒有往尼尼微,而是到約帕,打算乘船往他施。他先是下到約帕,再下了船,然後下到底艙中,甚麼也不理,呼呼的大覺睡著了。約拿奉了上帝的命後,就一直逃,逃到約帕,逃到船上,逃到船中的隱密處,逃都最私密的密閉空間,躲避上帝的命令,躲避任何人,躲避海上的大風大浪,甚麼想要躲避上帝自己。

正當海上風浪大作的時候,約拿就在底艙中,沉沉的睡去;正當船上各人努力求告他們的神時,約拿甚麼也不理,躲在底艙中。船上的人明瞭,這樣的大風大浪並不尋常,想來未必只是自然現象,他們不開始就認定,該是船上眾人的其中一位的神把災禍降在這船上。他們掣籤,就掣出約拿來,就想該是這個愛理不埋,沉沉睡去的人得罪了他的上帝。約拿也直認不諱,是的,是的,就是我了,是我得罪了那創造滄海旱地之天上的上帝。不平息這風浪,約拿想,只有一個方法,就是把他投在海中,把他殺了,那上帝自然就會放過其他無辜的人。

約拿想的,倒是個方法,但船上的人怕流人血之罪臨到自己身上,起初並沒有把約拿投在海中。只是風浪越來越大,船上的人也沒有辦法,唯有把約拿投下去,投到深海,投到陰間去了。這也正中約拿的懷,他一開始就要逃避,下到約帕,下到船上,下到底艙,上帝竟然藉風浪窮追不捨。這下好了,他不單下到船的最底部,還要下到比船底還不低的地方,他索性躲到深海裏,躲到陰間裏去。這可好了,我連性命也不要,躲到了這麼遠的地方,該可遠遠的與上帝脫離了。這世界再也與我無關了,我徹徹底底的避過,一切都該完了,故事也該在這裏結束了。

海的狂浪就平息了,那些人便大大敬畏耶和華,向耶和華獻祭,並且許願。

爭取主動

故事開首,上帝首先行動。祂的話臨到約拿身上,命他到尼尼微城去呼喊。看來,上帝有個計劃,祂期望約拿依著他的計劃行動。不過,約拿並不有依從上帝的意思,他第一個行動就是先躲到約帕,然後上了艘船,逃往他施去。約拿為甚麼要逃走呢?經文沒有交代,但他的行動是直接的,他要走,要逃到地的至極,躲避他的上帝。

這刻,約拿想搶回主動權。他確實搶到了,他成功地到了約帕,成功地上了船,成功地到了底艙,與外界完全隔絕,逃到自己的夢裏去。要緊的是,約拿已經逃到了約帕;要緊的是,他已經離開約帕,前往他施了;要緊的是,他已經離開了以色列的境地,離開了上帝可管轄的範圍。他臥在底艙,想他應該離開了上帝的轄制,離開了上帝的呼喚,他成功的逃脫了。現在可以安穩的、好好的睡上一覺。

上帝不只是以色列地的上帝。縱然你離開了以色列,逃到了約帕,甚至逃到他施,我都可以找到你。上帝沒有放棄採取主動的權利,正當約拿在海上,祂就起大風,海面一浪接一浪的淹過來。上帝取回主動,就看看你這沉睡的人如何回應。當然,約拿並沒有輕易屈服。他甚麼也不理,照舊睡去。死就死吧,反正我就是不會到尼尼微去,他想。只是,在這場上帝與約拿的角力中,第三者介入了。船主找到唯一沒有向自己的神祈求的人,把他弄醒。本來約拿一心不理外界的風暴,總之不回應,上帝也沒我奈何。只是,活生生的人,船上的主人,把他弄醒了,要他求告自己的神。其實這也不要緊,你們有你們的求,我也有我的睡。帶領一船人衝過風浪,本就是船員的責任,我求與不求,你們也該當努力盪槳脫險。只是,他們竟選擇掣籤,一掣就掣出約拿來。他也沒辦法,只好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和盤托出。

約拿這刻被致於被動,他如何重奪主動權呢?他要比別人更快,提出平靜風浪的科案,就是把他自己投到海裏。船上沒有肇事的人,海浪也該會平息。只是船上的人怕流無辜人的血,怕殺人之罪臨到他們身上。再者,這人,因為逃躲他的神逃到船上。那麼,只要我們把他放回約帕,迫他回到以色列,或尼尼微,他的神應該會放過我們了。他們就努力的盪槳,為要把船盪回岸去。只是奇怪的事情發生了,風浪比先前的更大,使他們不能回岸。這時連約拿也感到奇怪。他想這幫人的想法是正確的,回岸就能平息上帝的怒氣。只是似乎上帝並不這樣想,難道祂想船上的人把我投到海中?難道祂想乾脆讓我死去?其實這也沒甚麼,我本就預料自己拿死,不過確想不到上帝會讓我死去。我還以為上帝會堅持讓我去尼尼微,只是現在看來,祂想改變心意。我還以為我已經測準了你,想不到,你竟要讓我死好。好吧!那我也不掙扎,就讓他們把我投到海裏去吧!

船上的人見風浪越來越大,迫不得意,只好把約拿投到海裏去,但願流無辜人血之罪不會臨到自己身上。約拿被投到水裏去,上帝再次取回主動權,安排一條大魚吞了約拿,這是上帝在這件事中最後一個行動,也領著我們進到故事的第二個片段。

廣告

發表者:Enoch Tam

Enoch Tam Yee-lok is a Ph.D. candidate in the School of Communication of 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 He graduated from the Hong K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with an M.A. and M.Phil. in the Humanities in 2007 and 2009 respectively. His research interest is early Chinese cinema, Hong Kong cinema and Hong Kong independent cinema and his recently published paper is “Colourful Screens: Water Imaginaries in Documentaries from China and Taiwan" and "The Silver Star Group: A First Attempt at Theorizing Wenyi in the 1920s".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