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美教育書簡︰第二十五封信

Friedrich von Schiller (1801), ‘Letters on the Aesthetic Education of Man: Fifteenth Letter’, in Hazard Adams (ed.), Critical Theory Since Plato, pp.429-431.

 

席勒在這裏 要指出美是自由觀賞(或譯作反思)的產物,不像真理般是抽象的產物。他首先這裏首先關心,人究竟與外界有甚麼關係呢?然後美與理真又使這關係產生甚麼變化 呢?他開首說,只要人處在最初的物質狀態,僅僅是被動地接收感性世界,他就仍然與感性世界完全一體,而且因為他自己就是世界,所以世界對他來說是不存在 的。只有當他在審美狀態中,把世界置於他自己的身外觀賞世界時,他的人格性才與世界分開,世界對他來說現在才出現,因為他不再與世界構成一體。

觀賞(反 思)是人與他周圍的宇宙的第一個自由關係。欲望直接攫取它的對象,而觀賞則是把對象推向遠方,並幫助觀賞的對象逃開激情的干擾,從而真正的擁有觀賞的對 象。當人僅僅感受自然,他就是自然的奴隸;而當他思考自然,他就立即從自然的奴隸變成立法者。原先作為強制力支配他的,現在在他審視的目光面前成了對象, 都不具有支配他的威力。因為只要成為對象,它必須接受人的威力。

在 我們尋找脫離物質世界的出口,並進入精神世界的入口時,我們自由奔馳的想像力已把我們引入精神世界去了,而我們所尋找的美已在後面了。在我們從純粹的生活 直接走向純粹的形體(即與生活和經驗毫無連帶關係的理形),我們已經跳過了美,即越過審美狀態,從物質狀態直接進入理性狀態。真理是抽象的純正產物,把一 切物質的和偶然的東西都分離了出去;是純客體,其中不可保留任何主體的局限;是一種純粹的自主性,其中不摻雜任何被動性的成份。在其中,生活與形式分離, 達到純粹形式的狀態。當我們因認識而感到快樂時,我們能分辨出從主動思考到被動快樂的轉移,並且清楚地看到快樂出現而思考消失。相反,當我們因美而感到賞 心悅目時,我們就分辨不出主動觀賞與被動快樂之間的這種更替,在這裏反思與情感完全交織在一起,以致使我們以為直接感覺到了形式。

從上我們可 以看到,只要思考,就排斥情感;只要感覺,就排斥思考。這樣,我們可以說這兩種天性是不能相容的。分析家為了證明純理性在天性是可以實現的,就說純理性是 「命令」,把道德說成是「絕對命令」,除此以外,他們的確再也提不出任何更好的證據。但是,當我們享受美時,在材料與形式之間,被動與主動之間,發生著一 種瞬息統一和相互調換,這恰好証明道德自由(理性思考)與感性依附(情感感覺)是完全可以並存的。這樣,人如何從美過渡到真理,再也不可能成為問題了,因 為真理按其功能已在美之中了。而問題變成是,人如何為自己開辟道路,從日常現實走向美的現實,從純粹生活感走向美感。

固然是形式,因為我們觀賞它;但它同時又是生活,因為我們感覺它。

發表者:Enoch Tam

Enoch Tam Yee-lok is a Ph.D. candidate in the School of Communication of 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 He graduated from the Hong K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with an M.A. and M.Phil. in the Humanities in 2007 and 2009 respectively. His research interest is early Chinese cinema, Hong Kong cinema and Hong Kong independent cinema and his recently published paper is “Colourful Screens: Water Imaginaries in Documentaries from China and Taiwan" and "The Silver Star Group: A First Attempt at Theorizing Wenyi in the 1920s".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