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你好嗎?

essey.gif今天友人無端白事的到了科大,來找他的朋友,見有些時間,就撥電話找我,剛好我也有閑,就與他坐在咖啡店外談天。不知道為甚麼,當與他走在一起,總是談及信仰與教會。我分享了我另一位朋友教會的事情,長執如何運用權力,把「僱用」來的牧者辭掉。友人聽了後,就說感到很悲哀,是悲得眼淚也幾乎掉下來。教會,你還好嗎?

近來我在想,究竟我為甚麼要繼續信下去呢?今天,友人也這樣問,我就嘗試回答他,我說,吸引我的,是耶穌的形象。他在地上如何活在罪人之中,如何反對壓榨人的宗教組織,如何看重別人不看重的,我繼續信下去,就是想要接近耶穌這個形象。記得有一回,朋友們分享邊緣青年的故事,這故事當然是包羅萬象,甚麼黑社會、劈友、吸毒、性行為、墮胎通通都有。後來我問,若果這個人,這個活生生的人在我們面前,我們又會如何與他相處呢?其實,我們都是大學生,與邊青實在有很大的距離,所思所想所關注的都不一樣。我們當中甚至有人說,其實他很怕與這類人接近,因為很不安全,不知道他們會對自己幹些甚麼。我自己也在想,我現在所關於的,是晚明婦女文化,是福柯的全景敞視主義,是小說中的國族認同意識,跟這個邊緣青年又有甚麼關係呢?而耶穌呢?他卻偏偏活在這些人當中,然後在破碎、荒謬、放棄、忽略、無愛、欺乍、壓制、歧視的世界中,談論並活出「愛人如己」的誡命。

我們實在離耶穌太遠了。我們本是承繼耶穌遺志的人,卻回過頭來成為耶穌評擊的對象。友人說,信基督教,只是因為早年接觸基督教,若現在是個不信的人,去信佛教倒好。教會呀教會,你現在還好嗎?為甚麼你滿是權力鬥爭?為甚麼只顧人數增長?為甚麼只看收支是否平衡?為甚麼只說教會制度改革、形式改變?為甚麼看不見生命的更新?為甚麼看不見瞎子開眼?為甚麼沒有跛子行走?為甚麼沒有大吹號角然後慶祝上帝的恩典呢?為甚麼本是釋放卻變成勞役呢?為甚麼本是愛神愛人現在卻是生命空洞得只有吃喝玩樂呢?

只是,當我們說教會的不是時,耶穌的教訓像喪鐘般臨到耳邊,「不要論斷人,免得被人論斷」,反照自身,又是如何呢?五十步笑百步?這樣自覺的人是痛苦的,倒不如熟睡不醒的臥著,就讓鐵屋外的火燒死自己好了,幹嗎要起來呢?起來了,卻要走耶穌所說的窄路,又何苦呢?難道只是單單為了永生麼?可笑的是,原文並沒有說永生,只說,走窄路的,必得著生命。這是一個怎樣的生命呢?為何會這般沉重難受?是我感敏呢?還是我太愚笨呢?

教會、教會,你還好嗎?

廣告

發表者:Enoch Tam

Enoch Tam Yee-lok is a Ph.D. candidate in the School of Communication of 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 He graduated from the Hong K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with an M.A. and M.Phil. in the Humanities in 2007 and 2009 respectively. His research interest is early Chinese cinema, Hong Kong cinema and Hong Kong independent cinema and his recently published paper is “Colourful Screens: Water Imaginaries in Documentaries from China and Taiwan" and "The Silver Star Group: A First Attempt at Theorizing Wenyi in the 1920s".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