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繁史‧啞瓷之光

diary.gif一、

昨天友人的友人從台灣訂了董啟章的《時間繁史‧啞瓷之光》回來,而我亦藉友人之手把這書弄到手了,著實興奮。友人說,在台灣訂書實在比香港方便得多。他們只需要在網上找到書本,知道有存貨,就可以訂書,然後書店一天內就會把書送到你附近的便利店。那你就可以很方便地在家中網上訂書,然後隔天到便利店取就可以了。再者,台灣網上訂書比到書局買書還要便宜,董啟章這套《時間繁史‧啞瓷之光》上下冊合共都只不過是港幣160元。若是按書背的標價,原價是270元呢!

二、

今天努力的家中不停的讀,董啟章從沒有令讀者失望,今回第一種令我驚喜的,是他的詩。以往他在《體育時期》中有寫歌詞,總覺得寫得不太好;若我們把歌詞當成詩的話,那麼那些幾乎是他唯一寫過的詩。但這回,他在「啞瓷之光」每篇的開頭,都寫一首詩。讓我打下其中一首給大家欣賞欣賞︰

〈The Big Bang〉
所有的情感源於一點
在知識和幻想的盡頭
零距離 零時間
之前和之外也不存在
所有理論都無法預測
無法解釋的
初始的
爆發
爾後有了之後
有了膨脹的宇宙
氣體凝聚 恆星誕生
彼此卻陷入紅轉移的魔咒
只能祈求極限反彈的收縮
時間逆輚 天象瓦解
回到所有的源始
那言語之前的巨響

他以大爆炸這意象談情感的開始,情感在一剎間從無到有,然後不斷膨脹,膨脹到一個地步,彼此只會越離越遠,最後期望宇宙脹到極點,並收縮只「言語之前的巨響」。以物理的理論談情感,對於我這個理科的人來說,尤感親切。特別是「紅轉移的魔咒」,這是我中六、七物理課學的天體現象。甚麼是紅轉移呢?就是說,當一星體往外移遠的時候,星體傳來的波外會改變,因而顏色也會變成紅的,就像日落的時候,太陽離我們遠去;反之亦然,當星體移近的時候,星體傳來的波外也會改變,而顏色就會變藍,就像日出的時候。「彼此卻陷入紅轉移的魔咒」就是說彼此的距離拉遠了。若我們不懂這物理現象,「紅轉移的魔咒」是否可解呢?或可作怎樣的解釋呢?這句的「轉移」與下句祈求收縮,大概也可以估計到彼此的距離是變遠了。不過有這物理的認識,更能會心微笑,欣賞作者的機智。

我忽然想,自己以往讀的詩有不明白的地方,或有把字句讀成隱喻的地方。或許在新物理學的理論下,不明白的地方可以讀明白,隱喻 (metaphorical) 的地方可以讀成字面 (literal) 的解釋。而這種把科學的概念運用到詩學上,實在能呈現另一種美感。

廣告

發表者:Enoch Tam

Enoch Tam Yee-lok is a Ph.D. candidate in the School of Communication of 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 He graduated from the Hong K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with an M.A. and M.Phil. in the Humanities in 2007 and 2009 respectively. His research interest is early Chinese cinema, Hong Kong cinema and Hong Kong independent cinema and his recently published paper is “Colourful Screens: Water Imaginaries in Documentaries from China and Taiwan" and "The Silver Star Group: A First Attempt at Theorizing Wenyi in the 1920s".

參與討論

2 則留言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