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點緝兇

一、

一個半小時的電影只圍繞一件事,就是美國總統在西班牙被行刺。當時美國總統在西班牙與各國首長開會,解決恐怖主義這世界性問題。西班牙某市長發言完畢,就輪到美國總統發言了。當他上台向會場來的民眾揮手時,他就被射殺了。

故事一開始是以某新聞中心為視點,從他們的鏡頭我們可以看到整件事情的經過。當總統被刺後,新聞報導員壓著自己的情緒,繼續報導現場的情況。原來襲擊還沒有完結,轟的一聲,露天的會場有炸彈爆炸。我們從攝錄機的鏡頭看到新聞報導員就在我們的眼前死去。中心的同僚不忍看這種畫面,就把對著死者的攝錄機關了。

電影把我們帶回二十三分鐘前,然後,鏡頭的「主覯視角」就轉到總統的特工身上。如是者,鏡頭一個又一個的移向不同的人物,慢慢把整個故事完整地告訴觀眾。我說的「主觀視角」,其實不是真正的主觀視角。因為鏡頭不是從人物主觀的眼精出發,而是圍繞在人物身邊,以第三者的角度訴說故事。我們或者可以稱這種手法為「第三者限制視角」,它一個又一個的把二十三分鐘內的事情告訴觀眾。

二十三分鐘前,總統還在酒店,準備出發到會場;二十三分鐘前,摩洛哥人現準備刺殺總統;二十三分鐘前,一美國人正準備進入場館,拍攝歷史性的一刻;二十三分鐘前,總統的特工正回憶自己替總統擋了一鎗的往事……

二、

這樣的結構也挻引人入勝的。觀眾從一個又一個的人物眼中,逐漸追蹤到事情的真相。這樣的結構有點像《羅生門》,不過《羅生門》是把觀眾引向一歧義的世界,而這電影,從一開始就打算把一個完整個故事告訴觀眾。於是乎,我們不難發現,電影中的情節是如此巧合地調和。正因為導演要說一個完整的故事,所以他就要建構一個完整而統一的世界。

當然,這個世界也是意義分明的,毫不含糊,勝利的永遠勝利,失敗的最終也會失敗。「正義」的當然是無堅不摧,「邪惡」的雖然計劃精密,但依然難逃「巧合」的嘲弄,最終依然是被「正義」征服。代表勝利和正義的,當然是美國人;代表失敗和邪惡的,也當然是美國的對頭,所謂的恐怖份子。故事的結構是這麼的清晰,以致到電影的中段,所有的懸疑氣氛都消滅乾淨,只剩下一幕幕矯情的表演。

當中最矯情的,莫過於美國總統在房內高調地言志的那一幕。參謀局發現,暗殺總統那幫人的大本營是在摩洛哥,於是建議總統立即下令行動,進攻摩洛哥那幫人的大本營。總統經過一番掙扎後,就義正嚴辭的對他的官員說︰「今天各國在西班牙舉行峰會,為的就是要消除國與國之間的恐怖襲擊,若果我們現在宣佈攻擊友國,峰會就會結束,這就正中了設計陰謀的人的下懷。」觀眾聽到這段說話,或者可以解釋為導演希望美國能停止武力對付其他國家;但同時也可以把這看成大美國的心態。美國人是善良的,以至別人的挑釁和攻擊都不能動搖他們向善、爭取世界和平的信念。這樣的一番說辭,實在叫人不忍心繼續看下去。

電影就從這一刻,由一個滿有懸疑的片子,變為美國意識和信念的宣傳片。

三、

片中,還有美國式的英雄主義。特工班尼斯偶然間發現了事件的真相,搶了車,一幕幕的追逐戰就上演了。當然,無論是鎗彈還是路上其他車輛,對班尼斯都是毫無威脅的。他不單是穿插於車與車之間,最後他的車被貨車壓至廢鐵也好,他也能絲毫無損的從廢鐵中爬出來,繼續緝兇。他單人匹馬的,由事發現場追至第七條街外,並一舉的把所有犯人殺了,救回總統。電影又再一次製造了一位英雄了。

圖片來源︰這裏

廣告

對「絕點緝兇」的一則回應

  1. Wonghoitan

    我也有看此片,對於它的敍述手法印像十分深刻。只是,它的故事線與結局真的如你所說,非常的大美國主義。最後總統和特務都「死不去」,實在牽強得離了譜。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