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條窄路

崔允信這次顯出比以往更大的野心。他在電影不只是談理想與堅持,而是想呈現出香港更複雜的政治糾葛,從財團到警方到傳媒,甚至是跨境的連繫到內地廠房去。內地與香港的跨境關係從電影一開始已經出現,內地女孩到港賣淫,香港的過氣警察「幫襯」而逐漸建立穩定的關係。而這位前警察的舊同事從一開始就已經道出典型的香港心態,「當差」只是暫時而已,若有機會,他會離開警隊自己搞生意。警察原應象徵公正和正義,但在這新一批的警員身上卻沒有半點這樣的痕跡,舊同事在他面前經營外圍賭波固然沒有觸及他「警員」的神經,他也樂於把搜回來的毒品給予舊同事,反正,警察只是一件工,沒有甚麼可與不可。

不過導演並不只是停留在個別的小警員身上,而是想要窺探更深層的問題。香港上市公司利港要收購金華,但金華在內地的廠房偷工減料,在原料中加入有毒物質,廠房因有毒物質爆炸,毒物流到附近的河流。而日夜飲用河水的村民,則相計中毒,主診醫生得悉這事,卻無緣無故的被公安軟禁。相關的資料落入某律師的手裏,那律師當然不放過這個機會,想乘機敲詐一筆。利港集團當然不會就範,就派人把他殺了。恰巧,一攝影記者因暗訪利港集團的主席而攝下他與律師相會的照片。至於有關資料,那律師的合伙人嚴律師手上也有一份,而嚴律師則是馬牧師(廖啟智飾)教會的會友。


嚴律師雖然是有相關的資料,但警方把他的電腦搜去,當然警方沒有甚麼行動,案件轉而通輯嚴律師;至於那記者的照片,可以想像也被壓下,因為利港集團與雜誌社友好,記者的照片當然被刪除了。警方不查,傳媒壓下,嚴律師只好找教會中的馬牧師幫助。

馬牧師與汪民漢(黃毓民飾)在電台辦節目,評論時事,出格(對於教會來說)的要求民主選舉,評擊盲目崇拜資本主義和自由市場。馬牧師與汪民漢在電台這樣評論,當然惹來危險,汪民漢被迫「封咪」,而馬牧師教會的執委也希望他不要再到節目中批評利港集團,因為執委與集團有生意的來往。


教會、警方和傳媒,本來是很強的力量來監察商家,但在大市場的意識型態底下,這些機關通通都失效。事情比想像中複雜,因為當中涉及跨境的問題。金華集團在內地設廠,若然內地政府不管制和審訊他們,香港做不了甚麼。所以最後還是要尋求傳媒幫助,揭發事情。導演給觀眾美好的盼望,把結局修得完滿,因著各方的努力,馬牧師的堅持,警員和攝影記者突然的醒悟,迫得利港集團要向公眾交待事情……

這般美好的結局觀眾盡可以不同意,而導演在片中卻正經八搭的向三個機關(教會、警方和傳媒)發問,為甚麼它們要存在,它們現在是否發揮它們應有的功能。導演利用兩次的voice over,分別質問了政府和教會。片一開始馬牧師和汪民漢在節目中就政府的政策發評論,當然評擊政府不是民選,使人民失去監察政府的能力;再來就批評極度放任的自由市場經濟,整個政府都是向商家傾斜的,至使商家權力和影響過大,以致沒有機關能制衡商家。這些評論以voice over的方式在影像背後說出,彷彿就成了整套戲的潛台詞。商家的橫行一再在觀眾面前活演。


警方和傳媒向商家傾斜已不是甚麼新鮮事,這回導演把焦點放到另一機關──教會身上。教會應本著上帝的公義,擔上監察不義之事的角色。可是我們在戲中看到,教會已經失去了這個身份,教友所關心的是教會內部的事情,如講道、探訪,會友也怕惹禍上身,紛紛勸牧師放下發聲的責任。在片的尾段,導演再一次搬出voice over。眾人在行動時背後就播著馬牧師的講道。他說耶穌走遍加利利,在各會堂裏教訓人,傳天國的福音,醫治百姓各樣的病症,並指出教徒應該很熟悉的信息︰耶穌「行混」整個城市,因著愛人的心,就有所行動;若信徒只關心人的靈魂是否得救,其實並不是真的關心人,耶穌所關心的,是整個人,包括身體和心靈。於是乎,教徒若看見世上的不義,卻沒有行動,不去發聲,其實並沒有切實關心他人,那就不要枉談甚麼傳福音了。


我不知道為甚麼導演竟有這種想法,把教會放在與警方和傳媒同一水平上。顯然,現在香港的教會已經失去了監察社會不義的功能,甚至更多時是依附社會權貴,很怕發聲而要付出的代價,不過耶穌卻說(馬牧師在片尾電台節目中說的)︰
「當進窄門。因為引去天國的門是窄的,路是小的,找著的人也少。」現代的信徒,很多連窄門窄路是甚麼都不知道,轉往寛門寛路去鑽,還以為自己是秉行上帝的道的人,這實在值得我們拿這戲行鏡子自我審視一番。

原文刊於《電影評論學會》網頁

廣告

發表者:Enoch Tam

Enoch Tam Yee-lok is a Ph.D. candidate in the School of Communication of 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 He graduated from the Hong K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with an M.A. and M.Phil. in the Humanities in 2007 and 2009 respectively. His research interest is early Chinese cinema, Hong Kong cinema and Hong Kong independent cinema and his recently published paper is “Colourful Screens: Water Imaginaries in Documentaries from China and Taiwan" and "The Silver Star Group: A First Attempt at Theorizing Wenyi in the 1920s".

參與討論

3 則留言

  1. 套戲就係叫《三條窄路》,係今日亞洲電影節既閉幕電影,係香港只上兩場,唔知之後會唔會再上其他院線。

    至於要買隻DVD或VCD,咁就真係唔知要幾到幾時啦!
    又或者你可以睇下崔允信第一套拍既電影《憂憂愁愁的走了》,都係好好睇架!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