寛恕才是最大的武器︰曼德拉的《不敗雄心》

1995年,南非總統曼德拉(摩根費曼飾)上任不久,國內就舉行第三屆欖球世界盃。南非欖球隊曾是世界頂尖的球隊,但在國際杯葛下,這球隊沒能參與前兩屆世界盃。球隊水準下滑,因而國內也不對這次比賽寄予甚麼厚望。但曼德拉看準這個機會,期望以欖球運動使這個破除了種族隔離的國家更團結。

只是,欖球向來都是白人們的玩意。

曼德拉剛上場不久,體育部就決定要改掉南非跳羚隊的名字、球隊的顏色和標誌,因為黑人普遍認為這通通是代表著種族隔離的年代,代表著他們被壓制的年代。電影中,當曼德拉得悉體育部決定切換那些標記時,就立刻趕到現場。在途上,秘書極力勸阻他,說這樣做太專斷,說會引起內閣和黨內反對,說是拿自己的政治資本冒險,說會使人民反感。但曼德拉的回應卻點出了當政治領袖的條件︰他說在這點上公眾是錯誤的,所以作為民選的領袖,他需要向群眾指明這點;「若由於恐懼而固步自封,那我也沒有資格當這個領袖了。」

作為一政治領袖,他選擇了冒險,到體育部投票的會場去遊說。當其他人都認為一隊欖球隊與國家和政治沒有關係時,他卻比人看遠一點,在這隊球隊上押上注碼,認為球隊能連繫整個國家,改變白人與黑人之間的歧視與偏見。

於是,他決定接見球隊的隊長斯華‧皮雅納(麥迪文飾)。

皮雅納代表了南非種族隔政策後的白人新一代。在這個百廢待興的年頭,在這個看來是躊躇滿志的年代,他不論在工作和球隊上,都顯得力不從心。或許未來對於他太過不明朗,使他不能全身投入生活。曼德拉卻賦予迷茫的一代他們的使命︰奪取世界盃冠軍。曼德拉深知建立南非這國家不能單靠黑人。若他當總統後,國家反過來是黑人排拒白人,那麼他就沒有貫徹他所說所提倡的了。於是,奪取世界盃冠軍並不單純是一項體育殊榮,而是結連黑白人的機會;在這個國家下,不同種族膚色的人都應該是平等的,都應該是一份子。

所以,當曼德拉最後穿著被視為代表種族隔離的球衣時,他的理想就在他的身上實現,以致皮雅納也驚訝地問,為甚麼他被監禁30年,釋放後卻可以立刻寛恕曾監禁他的人呢?曼德拉在電影開始便說︰「請學會寛恕,寛恕能令我們的靈魂釋放,不再畏懼。這才是我們最大的武器。」他呼籲他的下屬嘗試與白人和解,以建立多種族的彩虹之國。

以這電影對照後911的美國,就十分有意思了。後911,美國人民渴望改革,選了奧巴馬作為新的總統,標誌著一個新時代來臨。奧巴馬接受了諾貝爾和平獎,卻在中東地帶的軍事行動中猶豫不決。電影中黑人總統曼德拉的政治勇氣和理想彷彿處處與同時黑人的奧巴馬對應。曼德拉的彩虹之國只是第一步,而電影彷彿在詢問,他們新任的總統是否有同樣的魄力,去建立一個多種族的彩虹世界,是否有勇氣,去甘冒民意的大不韙,以理由去說服群眾,寛恕是最強的武器,和解是釋放恐懼之途。

若在前全球化年代,排斥異己只是個國內的問題,那麼,在全球化的年代,排斥異己就成為國與國間、民族與民族間的全球問題。神學家米洛斯拉夫‧沃弗(Miroslav Volf)早就以寛恕為基礎建立他的《擁抱神學》 (Exclusion and Embrace: A Theological Exploration of Identity, Otherness, and Reconciliation),或者這書可以成為這電影的註腳,為基督徒在神學上提供使世界和解和寛恕之途。

原文刊於《時代論壇》第1169期(2010年1月24日),第6版。
圖片來源︰這裏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