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槍教父》︰救助能以殺人為基礎嗎?

大家會留意烏干達和南蘇丹,進而認識Joseph Kony這號人物,大概因為網上流傳由 Invisible Children 的短片《KONY 2012》。他們以專業的荷理活手法,製作出彷如真實的短片,目的是要傳揚 Kony 的惡行,並傳揚普世的公義。然而,短片雖專業,但真實性成疑。英國《衛報》 曾撰文質疑,指影片資料有誤。不單如此,還指影片未能指出核心問題,未能指出烏干達政府的惡行,反指責美國政府未能有效地介入當地,致使 Kony 為所慾為。表面上是指責美國政府,實質上則曲線地令美國顧問能繼續「合法」地介入當地事務。

貌似真實,卻充滿誤導。

在這背景下,《機槍教父》就顯得更有趣。《機槍教父》改編自真人真事。小混混Sam Childers 洗心革面,昄依基督,並接受神諭到非洲蘇丹,並在北蘇丹近戰區處設立孤兒院,又於自己住的地方設立教會以支援當地孤兒院的工作。《機槍教父》可謂反《KONY 2012》之道而行,雖是真人真事,卻以虛構的故事表達;貌似虛假,卻又在不少地方看到真誠。

《KONY 2012》其中一個為人詬病之處,就在於他們著力叫人在網絡上Like和Share,目的是要使 Joseph Kony 成名,使其暴行公諸於世。然而Like和Share這些行動太過廉價,遠離真實,彷彿鍵盤上操作等於救助世界。這行動同時也叫我們惰於思考,懶於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由理解、思考到行動,我們都找了代理來代替我們行事。這不也就是現代社會統攝我們行動的代理文化嗎?

《機槍教父》中的Sam卻不要代理,要離開真實的荒漠,走到真實裏去︰不只是坐在教堂聽道然後捐獻,而是穿過真實的屏障,到達真實去,不論是理解、思考和行動,都是在地和面向真實的。誠然,這不保證他所作的盡都是義,尤其是你身在戰爭/鬥中,殺人就變得不可避免。於是,我們就會提出道德問題,一如電影中戰地醫護般︰救助能以殺人為基礎嗎?那女醫護更指出,Kony原先還不是如Sam般,以宗教正義和救助為其作動基礎。這也埋下了Sam成魔的伏線︰他看見了美國信徒的偽善,也失望於上帝在惡行中袖手旁觀,於是就打算以自己的信念和能力去報復。

最後Sam能從成魔之路中回復過來,靠的就是孤兒的故事︰他父親為Kony的軍隊所殺,軍隊更迫著他要把自己的母親殺死,最後他也的確把母親殺死,然而他卻異常透徹地說︰若我們充滿仇恨,他們就得勝 (If we allow ourselves to be full of hate, then they’ve won)。那說英語的孤兒,彷彿就是導演的化身,進到電影去,化解成魔的執念。這句話不單破開執念,還轉化了整部電影︰個體的恨惡、得失,轉化成集體的解恨,或愛,而這就是基督教普世主義的基礎。也由於此,電影最後兩幕才感人︰Sam在沙地上踢球重拾童真,最後在Kony軍隊手上奪回孤兒並在荒野中守候他們。就是這份童真,讓他看得見世界的美善,也確認應守候孩子到尾,縱然這會叫他們暴露於危險中。

然而,那道德難題還未解決︰救助能以殺人為基礎嗎?電影最後錄制真人Sam的現身說法︰若你孩子或家人遭綁架……而我對你說我能帶他們回家,那如何帶回來這問題還重要嗎? (If your child or your family member was abducted today … and if I said to you, “I can bring your child home,” does it matter how bring him home?) 讀者們,你們認為呢?

原文刊於《時代論壇》第1289期(2012年5月13日)。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