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說革命與愛情--《貴族孽緣:安娜.卡列尼娜》

《貴族孽緣》改編自俄國文學巨匠托爾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這小說被多次改編成電影,香港的李晨風也曾把這小說改編成《春殘夢斷》(1955),可見原著的經典地位。改編文學經典之難,在於如何把長達數百頁的文字,化成兩個多小時的影像;文字不受時間和空間限制,情節跳接十分自由,但影像則受空間限制。如此,導演必須思考如何再現小說文字裏的空間。

導演祖韋特做了個出色的示範,他把劇場的技巧放到電影中,一來把原本耳熟能詳的故事再次陌生化;二來有利於把貴族生活的場景展現出來,那種活本來就極具劇場感;三來此手法能跳過電影空間上的限制。在電影頭半小時,導演需要鋪陳故事,交代角色關係,於是他不斷運用圓熟的場景調度,從一景換到另一景,從一個角色換到另一角色,同時運用長鏡頭,節奏一氣呵成,予人一致和緊湊之感。只就這頭半小時的場景調度,已看出導演的心思和技巧。

隨後的故事對讀過原著的觀眾並不陌生︰高官卡列寧(祖迪羅飾)的妻子安娜(姬拉麗莉飾)因一次機緣於舞會上遇上年輕軍官華倫斯基(艾倫莊遜飾),接下來的故事可想而知,安娜與華倫斯基相愛,甚至懷有他的孩子。這種婚外情莫說是當時,就算是現在也是醜聞。安娜愈到後來愈神經質,神經質到華倫斯基開始難以忍受,最後安娜決定跳火車軌自殺。

但若然《安娜‧卡列尼娜》只是關於婚外情和三角戀,則難成經典。故事除了這三個角色外,還有安娜的妹妹Kitty和她的追求者Konstantin,並康斯坦丁的哥哥Nikolai和他的妓女妻子。可以說,這些角色正表現當時俄國各個社會的階層,把他們放置在一起正表現出其中的撞擊︰卡列寧和安娜是屬於當權的貴族,Konstantin崇尚自然,是在的野貴族,他的哥哥自行放棄了貴族的身份,成為低下層,推崇革命精神。故事就從個體的愛情,延伸致社會的各個階層,推展至革命。

電影的結尾從安娜的死,到Kitty和Konstantin的結合,到卡列寧最後照顧自己的兒子和安娜與華倫斯基的女子,正正表現出三種不同的愛情。先說Konstantin和Kitty。Konstantin從一開始就不同於一般的貴族,他熱愛自然,喜歡農耕,會和受僱的農民一同耕作,這在當時的社會是少有的。熟知托氏的觀眾一定知道,他支持解放農奴,提倡類無政府主義的思想。Kitty也甘願放下身段與妓女同處一室。他們所表現的博愛,正正是托氏的理想。

卡列寧則可以說是代表基督宗教寛恕的愛。在影片中,他兩次「寛恕」安娜,第一次是當安娜生下華倫斯基的女兒病重時,安娜寫信給卡列寧要求寛恕,卡列寧也回應說他會寛恕。然而觀眾稍後知道,他的寛恕並非真正的寛恕,而是礙於身份問題不得不勉強為之。這種看似是無私的寛恕卻最具毀滅性,這在李滄東的《密陽》(2007)中最為清楚。卡列寧到電影結束時那幕才算是真真正正的寛恕了安娜,甘願照顧非他所生的女兒,也暗暗對照出華倫斯基那種自私的愛慾。

最後,亦是最重要的,就是安娜不惜一切的愛。這愛與華倫斯基的愛慾不同,她的「愛」已經到了非人的地步,不是受異性吸引的愛慾,而是竭而不捨,不斷與社會規範撞擊的真諴,簡直是現代版的Antigone。這種單純的為去愛而去愛,因貫徹自己去愛的衝動而照見真理。這才是我認為這戲最革命性的意義︰這種革命並不是《孤星淚》中的群眾革命,而是真誠面對自己並對自己貫徹到最終,這樣就把社會上各種下等的愛慾和各式的偽善反照出來。

有說,若拿托氏的小說與另一位俄國文學巨匠陀思妥耶夫斯基對比,陀氏妥耶夫斯基的小說是複調的,因為小說中不同角色有不同聲道帶有不同理念,形成對話,小說往往在對話中完結。反之,托氏的小說則是單聲道,有統一的思想和主題,透過情節的調動,最後達至那主題。然而,對照這戲,我們彷彿能從祖韋特的改編中,看到托氏複調的能量。

原文刊於《時代論壇》第1326期(2013年1月27日)

廣告

發表者:Enoch Tam

Enoch Tam Yee-lok is a Ph.D. candidate in the School of Communication of Hong Kong Baptist University. He graduated from the Hong K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with an M.A. and M.Phil. in the Humanities in 2007 and 2009 respectively. His research interest is early Chinese cinema, Hong Kong cinema and Hong Kong independent cinema and his recently published paper is “Colourful Screens: Water Imaginaries in Documentaries from China and Taiwan" and "The Silver Star Group: A First Attempt at Theorizing Wenyi in the 1920s".

參與討論

1 則留言

  1. 故事以雙線進行,一為安娜,一為列文。托氏以二人為軸,描寫出不同的婚姻和家庭生活,更進一步則寫出當時俄國政治,宗教,農事景象。

    在文中,列文為托氏之化身,代表著19世紀60、70年代的社會轉型催生者。列文重視農事,對貴族生活不甚投入,住在鄉村和指導農民工作。列文熱愛吉蒂,起初求婚被拒,幾經波折才終於成功。

    女主角安娜年輕時和丈夫亞歷山大·卡列寧(Alexei Alexandrovich Karenin)結合,本婚姻美滿育有一子。安娜在交際場上光芒四射,卡列寧亦於仕途上成功。

    故事始於奧布朗斯基公爵和法國家庭女教師戀愛,與妻子道麗鬧翻,求助於其妹安娜。安娜從聖彼得堡到莫斯科替二人調解,在車站認識了年輕軍官佛倫斯基(Alexei Kirillovich Vronsky)。並在莫斯科一次舞會中和佛倫斯基發生致命的戀情,自此不能自拔,佛倫斯基為求得安娜,追隨至聖彼得堡,兩人陷入熱戀,安娜懷孕後向丈夫承認了私情。卡列寧一度想與妻子分居,但為存面子,拒絕離婚並要求妻子終止戀情。後來安娜分娩時難產,在死亡面前,得到卡列寧的原諒。病後安娜無法壓抑愛,終於離家出走。

    佛倫斯基帶著安娜前往義大利旅行,這時安娜感到無比的幸福。其後回到俄羅斯於兒子生日時按捺不住會見自己的兒子,卻無法容於俄國社會。上流社會把安娜看作墮落的人斷絕和她的往來。安娜移居鄉下靠寫作打發時間,二人共處日久,佛倫斯基和安娜在生活上的不信任日增,安娜認為情人為前途名譽離她而去,沮喪失望之下,為處罰佛倫斯基在火車駛近時跳下火車月臺。葬禮之後,亞歷山大·卡列寧帶走她的女兒,佛倫斯基受到良心的譴責大病一場,後來志願從軍前往巴爾幹參戰求死。

    免費電子圖書 > http://book.siagoo.com/book/book_info/786/

發表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