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不死,誰就是主體︰《重生》中醒來

在中港合拍片的情勢下,因著審查製度,香港製作的鬼片買少見少。然而,近幾年又開始有片商看出鬼片的重要,並恐怖片的叫坐力,於是開拍了幾部小本的製作,像《迷離夜》和《奇幻夜》六部短片,也有稍有規模的《殭屍》。今次,除了叫人引頸以待張家輝首次執導的《盂蘭神功》外,還有另一小本制衣,邱禮濤導演、吳天賜編劇的《重生》。《重生》可見邱禮濤如何在沒有資金/資源/支撐的情況下完成他的任務。《重生》場景極少,不是舊屋,就是醫院,不是醫院,就是平房,演員也不多,較有名氣的當然是邵美琪和黃德斌,再加上馬來西亞新晉演員梁祖儀和李逸朗,如此就拍了一個關於家庭、墮胎和惡夢的故事。

談及像《重生》這類的驚嚇鬼片,與迷信無關。鬼片的中心問題是,鬼在甚麼地方出現,而牠的出現弓為甚麼人帶來怎樣的驚嚇。若把鬼看成是「被壓抑的回歸」,那麼,鬼片中的驚嚇正正是主流社會所不容的能量,透過鬼片中鬼的回歸而展現和發洩。在《重生》中,鬼在邵美琪和黃德斌這對夫婦的小康之家中出現,而召鬼來的,是女兒(梁祖儀飾)。她在家附近的樹林中掘出埋地之物,帶到家中,如此就引來可怖的鬼。鬼與女兒的叛逆是一體兩面︰鬼在這個典型核心家庭出現,帶來不能同化的能量,一如女兒的叛逆,溢出家庭可管理的範圍。透過這隻鬼,這家庭不可告人的過去慢慢揭露出來︰在生了兒子後,太太(邵美琪飾)被姦,懷了小女兒這胎,而丈夫(黃德斌飾)盛怒之下,把強姦犯殺害。後來太太嘗試胎打掉,但不成功,於是就成為今天的女兒。原來在這個光鮮的平房中,這家人有這樣的秘密,也因此,丈夫與女兒總是有層隔膜,因為他總認為她是孽種。如此,這隻鬼就從家庭的內部爆破,因著這鬼(帶著過去的回歸),夫婦二人就不得不慢慢回到那隱沒的過去,召回那禁忌般的往事。

若是這樣,邱禮濤不過是在拍一場中產家庭的夢魘和壓抑;然而,邱禮濤在故事後段又把故事再一扭,以完成重生。說話邵美琪找來神婆(邵音音飾)對付那鬼,叫女兒免受被鬼搞之苦。正當邵美琪趕回家設壇對付鬼的時候,鬼現真身,並從邵美琪的肚內/子宮「重生」,然後對邵美琪道出真相之真相︰丈夫把強姦犯殺害而太太打胎不成生下女兒並非真相,真相之真相是,在太太打胎昏去運送至醫院途中,他們一家早已遇車禍喪生,而她,則在病床上昏迷了十五年,這鬼來到,為的並不是爆開中產家庭暗中之惡,而是想要提醒這個破碎的人,所謂美滿,不過幻象,過了十五年,是時候醒來了。所謂「重生」,可以說是這鬼所代表的「真相之真相」,也可以是說是邵美琪這角色,要在美好的幻象中重生回到殘酷的現實。

真相之真相是,家庭已毀,家中只留下邵美琪一人,就像《紅VAN》中的對白︰「大家無謂再騙自己外邊一切正常,我想大家是時候停下來,面對我們的現實。」邵美琪最終醒來,回到昏迷中住的那平房,她的家庭美好根本不存在,有的只是在窗旁鬼影的家人對她揮手。有趣的是,這戲竟又切合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刊物《HKinema》第26號中的「香港電影與主體」的討論。討論結尾,影評人朗天提出主體的問題,不是甚麼是主體,而是誰不死;誰不死,誰就是主體。《重生》中的主體,願意從美好但死亡的幻象醒來,面對那暗淡的現實。這正是主體生成、轉化,以致「重生」的過程。

原文刊於《時代論壇》第1400期(2014年6月29日)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