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投丘,成為投手──林耀聲八年演藝之路

林耀聲的演藝生涯由八年前開始,那年,麥曦茵拍下她第一部長片《烈日當空》。

他在《烈日當空》中擔任男主角,在《曖昧不明關係研究學會》中佔重要戲份,更在今年話題片《點五步》和已經拍攝完畢的獨立電影《造口人》中再次擔任男主角,銀幕上成為觀眾的聚焦點,想不到在現實生活中,他會如《點五步》自己飾演的阿龍般,常要找大樹「遮蔭」。在電影中是細威,在現實中是同屬DumbYouth的岑珈其。

當然,在現實中「遮蔭」,岑珈其並不是出拳頭,而是他主動好動的性格,帶動了林耀聲。林耀聲說當年他們是在球場中被麥曦茵所發掘,而首先雀躍地想要成為演員的,其實是岑珈其。「阿曦[麥曦茵]那時到球場找演員演《烈日當空》,找上了我和珈其,然後我就被珈其拉著去試鏡。」林耀聲當時並不懂演戲,也不覺得自己會被選上,試鏡時錯以完全相反的情緒去演。但最後,麥曦茵還是找了他來,成為現在的《烈日當空》。

「我來自一個普通家庭,在屯門的屋邨長大,自小沒有甚麼目標,不知道是否因為哥哥細時欺負的,我從小沒有甚麼自信,也不太懂表達自己。」在他陽光的笑容底下,其實是一顆收藏頗深的心。從他出道的《烈日當空》,到當下的《點五步》,都是演怕事而壓抑的「屋邨仔」,或許他與角色來自相類似的背景,他演來份外有說服力。當觸及到「屋邨仔」的話題時,林耀聲不忘說「屋邨是我成長的地方,我並不會因為別人出身比我好而羨慕別人,也不覺得『屋邨仔』有甚麼不好,都是一個名稱,都可以成就自己的夢想,都可以成功。」

然而,成長總會帶點遺憾,尤其是當你的命運由在球場上混的年輕人,一下子變成了演員,上半截的人生沒有太多時間讓你預備,就闖進下半截然不同的人生。談到遺憾,林耀聲說除了身上的紋身帶來演戲上的不便(拍攝時需要遮去,亦有戲組不用有紋身的演員),就是英文不好,特別是他要演出洪榮傑《造口人》這獨立長片時。《造口人》是去世同志藝術家李志超的傳記電影,林耀聲正正是飾演李志超一角。整部片在瑞士拍攝,近百場戲中,有九成戲份林耀聲需要說英文。「當時去《造口人》的試鏡,劇本全部是英文,但我的英文只有小學程度,於是先以中文去試演。最後Kit[洪榮傑]鼓勵我,說叫我不如把劇本的英文背下來,找人教我發音,然後拍一段片給監制看,讓他覺得我是能演這角色的。後來我真的這樣做了,亦說服了監制讓我來演這個角色。」

既然英文不好,就重頭學起。當然,要在短時間來從小學程度學至如李志超般的英文程度,大概並不可能──就像接到《點五步》劇本後要兩星期學會做投手一樣。但林耀聲沒有想這麼多,既然接了這角色,就要把他演好。「劇組有另外找外籍老師教我英文,但四堂過後,他說我沒有可能在月內能學懂劇本中全部英文。」面對陌生的語言,面對陌生語言背後陌生的意義,面對陌生的拍攝環境,全都令林耀聲很繃緊。「在瑞士期間,每天Anjo[劇組另一演員,也是DumbYouth的成員]都教我讀英文,但往往我讀很多次也不能把音發準。那時很怕自己做不到,壓力很大,每晚都睡不著,凌晨兩、三時睡,早上六、七時就起來拍攝,天天如是。那時在瑞士,每天都靜默在陌生的世界中。」

有說林耀聲後來很多同志角色的演出,與他在《曖昧不明關係研究學會》中演同志攝影師有關。但在《烈日當空》之後、《曖昧不明關係研究學會》之前,林耀聲浮沉在演出和散工之間,「那些年間,我打了二、三十分散工,都是勞力的工作,有跟車、冷氣、地盤、廚房等等,一有拍攝機會,我就辭工去演,演後又再次找工作。這樣來來回回的有五、六年。期間自然有很多冷言冷語,叫我正常的找工作,後來自己也有懷疑是否能繼續當演員,甚至曾對阿曦說想放棄。但最後還是覺得,如果這一刻放棄,以前所有的努力都白費。我因此繼續堅持,直到現在。」

林耀聲在這期間所演出的,多是港台節目、電影客串、學生作品、鮮浪潮作品等,以短片為主。再當戲份較重的,還是麥曦茵的電影,2014年的《曖昧不明關係研究學會》。在這影片中,林耀聲飾演同志攝影師。他當初不過想演一個未演過的角色,想挑戰一下自己,但卻意外地打開了同志的市場。後來在ViuTV演出同志角色,今年關懷愛滋(AIDS Concern)也找他拍攝宣傳片,而《造口人》在同志界也是萬眾期待。林耀聲說他當初並不是定意要開拓同志市場,只不過是當演員想要突破,卻就成就了這事。

既然《點五步》常常被說成是青春熱血,我們的訪問也難以離開青春這個話題。當談及青春,林耀聲立刻背出當年《烈日當空》的宣傳語句:青春是,你覺得我係,但我覺得我唔係。「青春是看心態和心境,與年紀無關;青春是,不理會其他人怎樣看,做自己想做的事。」其實,這樣回答,已經很夠青春。不過,對於他,青春還有另外一面。「我很喜歡《烈日當空》所呈現的校園,比較寫實。很多電影談到校園,只談美好的部分,掩藏了另一層真實。青春時期的校園,固然有美好,但也有絕望,亦有壓力,更有殘酷,這在《烈日當空》中很寫實地表現出來。」

林耀聲現在正在忙《點五步》的宣傳和謝票,接下來應該是《造口人》的推廣。往後的路會如何走,沒有人知道,林耀聲自己也不知道。在《點五步》過後,或許會提名某些獎項,或許會獲得更多演出和廣告的機會。對於林耀聲,《點五步》可能為他帶來一點成績,但他顯然還是在途上。往後的路如何,或許需要十年後的自己來回答。他最希望,十年過後,自己回過頭來,可以看清自己當下所走的路向,確認自己所走的沒有白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