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子楣──巨胸的表徵下

香港的艷星眾多,七十年代邵氏的風月片和艷情片,造就了不少艷星,例如陳萍、邵音音和余莎莉,都被人稱呼為「肉彈」。1988 年香港實施電影三級制,由此延至九十年代,香港低成本製作的三級片一度大行其道。很多女星名字未必記得,但一看到她們演出,就認出她們是三級片女星。有些是想借三級片一脫成名或再翻身,有些是被主流電影圈放棄,就轉戰於三級片的市場,去佔影視影像的一席位。後來為人所記住的,一邊是「擋不住的風情」的葉玉卿,一邊同樣是難以阻擋的「波霸」葉子楣。
「波霸」的存在意義

葉子楣在電影中所處的位置/所演的角色,與她在當年整個香港(影像)文化中的位置有相若之處。若要述說葉子楣的角色常處的位置,我們不妨回到她曾演出的電影中。我以為,《嘩鬼住正隔籬》(1990)的一段正好表現出葉子楣——尤其是在當配角或客串——角色的定位。百龍(陳百祥飾)是碧波(葉子楣飾)的未婚夫。九叔(鍾發飾)是百龍警隊的同事,懂得道術,似道士多於警察(鍾發的銀幕形象以道士最深入民心)。而碧波則被設定是惡女友,會打罵百龍,百龍明顯是弱男一名。一天百龍、九叔與同事在酒吧喝酒,碧波到場,一輪轟炸百龍不忠不孝和沒有安全感,九叔決定要戲弄一下碧波。重點來了:九叔反轉兩個花生碟,手指按碟底施法,碧波的乳房不斷變大,九叔不斷加大法力,不斷把她的乳房變大,碧波無能為力的看著胸部變大,最後大得把外衣撐破,露出白色的胸圍。然後九叔再施法,將碧波的胸部縮細,碧波的胸部就縮至比常人更細,碧波就摸著自己的胸部走了。

不少香港電影運用葉子楣這個演員時,為她設定的角色就是這樣:她對某種男性來說是過於有威脅,而對於電影中最正派的人來說,她就是要壓抑的對象。葉子楣與她所演的角色同構性甚為一致,畢竟很多人找她來演也是為了她「波霸」的身材,如此,我們可以說她在電影中的角色,其實是她這類艷星在香港電影或社會中的文化意義的縮影或再現。身材過於強大的女性,若然她們在社會中展現自己,對一些男人來說會變成威脅,因為她們的身體不再受他們的制約。因此,電影中總會出現另一種男人,來懲罰這類帶有威脅的女性。在《嘩鬼住正隔籬》中,就是以道術玩弄碧波的胸部——因為她的恐怖或威脅來自巨大的胸部。巨大的胸部成為威脅,於是就要將其收編,將其掌控,將其賤斥(Abject)。

於是乎,殘害葉子楣胸部成為她所演不少電影中的戲碼,看她的胸部被蹂躪,就撫平了她帶來的威脅。以腳踩她的胸的戲份,不約而同的出現在《夜生活女王霞姐傳奇》(1991)和《特區愛奴》(1992)之中。在《霞姐傳奇》中,飾演霞姐的葉子楣回家發現了丈夫(柯受良飾)出軌發惡,丈夫就把她以鋼線綁在窗邊,以腳踩她的胸部。在《特區愛奴》中,老闆勞先生(午馬飾)要將他從中國大陸帶到澳門的女子當妓女(包括葉子楣飾演的阿媚)。阿媚堅決不肯就範,最後就被帶到老闆的花園中,老闆照樣以腳踩她的胸以制服她。

身體自主與反抗

掌控胸部成為了男性制服具威脅女性的手段,也是香港電影/社會常常施展在女演員身上的手段。《嘩鬼住正隔籬》中的九叔就以掌控碧波的胸部來把她嚇走,然而嚇走並不是目的,掌控才是。至於葉子楣所飾演的角色,通通都在這條父權壓抑的路上迂迴地走。《特區愛奴》是有趣的例子,當中其實觸及了資本主義社會的剝削和九七身份政治的問題,但在討論女演員的脈絡中,我們還是回到關於性別的話題。阿媚被拐帶、收押、以水炮威逼及以近鏡的凝視下,她被迫成為妓女,固然是受到父權的壓迫,卻與身邊同樣遭遇的人成為密友,特別是秋姐(李月仙飾),亦友(互相扶持)亦師(她的強悍教曉阿媚原來可以回擊),形成獨特的女女情誼群體。

雖說是當妓女,受制於壓迫,但在這個女女情誼群體和其所帶來的培力(Empowerment)之中,還是有身體自主的瞬間。這是按劇情來說。但同時我們可以後設一點去看葉子楣的角色。葉子楣把自己的身體暴露在攝影機之前,暴露在香港的影視文化之中,固然會受到父權的掌控,要運用法術來把她的胸變大變小,要在鏡頭前蹂躪她過大而帶有威脅的胸部。雖然如此,但葉子楣還是有其自主的時刻,就像《霞姐傳奇》中霞姐的自主與最後的撲殺。

這事關一則小道消息,一則在網上有流傳的新聞,說當年有片商請葉子楣拍三級片,但她一直堅持三點不露的原則。對於要將「三點」留給將來丈夫之說,我們可以看成是一種「表演」,因為這一「表演」後,她三點之價不斷上升,甚至有片商出價八百萬元要她兩點。這最後當然沒有成事,卻讓我們看到葉子楣自主的瞬間:她的胸部是整個社會慾望之物,而她的回應不是不脫,她肯脫,只是她就是不露。為甚麼不露?她似乎也明白慾望是慾望慾望之缺失(desire is the desire of the lack of desire)這一道理:我們的慾望愈是不得滿足,慾望愈是強烈。這也是霞姐在《霞姐傳奇》教 Linda(陳寶蓮飾)如何取得嫖客歡心的道理︰叫男人慾望不得滿足是維持他們慾望的法門。

罕見的傳奇片主角

《霞姐傳奇》是在九十年代「傳奇片」熱中出現的其中一套,其他的還有《跛豪》(1991)、《五億探長雷洛傳(雷老虎)》(1991)、《五億探長雷洛傳Ⅱ之父子情仇》(1991)、《賭城大亨之新哥傳奇》(1992)、《賭城大亨Ⅱ之至尊無敵》等。不少論者已經指出當時的傳奇片如何回應九七前途身份危機問題,又如何透過「傳奇」回溯香港歷史治療香港普遍的「失憶症」。同時也有論者指出這些以男性主導的傳奇片如何浪漫化了男性英雄,同時浪漫化了過去的時代。

《霞姐傳奇》有趣之處在於在眾多以男性為主的傳奇片中,它嘗試以女性為傳奇片的主角,一如《古惑仔情義篇之洪興十三妹》(1998)在一片男蠱惑仔的影片中以女蠱惑妹脫穎而出。這批傳奇片都是從城市歷史「陰暗」的一面(黑社會頭領、如黑社會頭領的華探長、賭業和色情業)來追溯城市的身份,它整體追溯可以另文再述,回到《霞姐傳奇》上,是以女性的身位介入這陰暗面之中,看女性如何參與城市的發展,敘事的格局也一如同期其他傳奇片,從低微往高爬升,切合香港城市發展的論述,當然也加入一些當時女性的命題如被男性壓榨與剝削、以身體換取地位、母女關係和情慾展現等等。縱觀當時的女星,實在難以找到比葉子楣更適合這角色的演員。沒有「波霸」稱號的,實在難當色情業巨頭的重任。雖然同期還有像《月亮星星太陽》(1988,由鄭裕玲、鍾楚紅和張曼玉主演)這類再現歡場女子的影片,但當中的女角實在沒有葉子楣這般具說服力。

同期同類型的女星還有文章開頭提及的葉玉卿,她也是以火辣身材為人所注目,接連拍了《情不自禁》(1991)、《雲雨難忘——我為卿狂》(1991)、《卿本佳人》(1991)和《與鴨共舞》(1992)等愛情情慾片,後來以《天台的月光》(1993)提名香港電影金像獎和台灣金馬獎的最佳女主角,可說是成功轉型擺脫了所謂「脫星」的形象。她憑藉獎項的提名,得以「脫去污名」,同時被電影業正名(收編?)為「正劇」的女演員。至於葉子楣,我們不能得知她是否有意要脫去三級片女星的污名,但從她從影以來所演的戲,從她的表演事業來看,她確實擁有擁抱「污名」的酷兒特質。

Cult 片女王

葉子楣有幾個角色形象是深入民心的,一是從良家婦女被逼良為娼的妓女(《特區愛奴》)、常被戲弄的巨乳警探(如《神勇飛虎霸王花》,1989)),還有為人津津樂道的古裝風月片中的美女(《聊齋艷譚》,1990;《玉蒲團之偷情寶鑑》,1991),而最後一類演出,令她成了香港三級片女星中永遠被記住的名字。這類古裝色情風月片,來自七十年代邵氏同類型的影片,在九十年代時曾外聘日本的 AV 女優來增加吸引力。葉子楣也憑這類影片,成為不只是香港觀眾,甚至是世界觀眾眼中的 cult 片女王。低成本、色情元素、古裝,加上葉子楣美好的身體,構成了古裝風月片的 cult 式奇觀,我想這是葉子楣拍這類影片時始料所未及的。

現在回過頭看,葉子楣可說是切中了當年香港社會慾望的核心。當時大家既以脫星之名視她為低其他種類的女星一等,又以「波霸」污衊她這類女星為「波大無腦」(有身材沒有腦袋),卻又暗地裏為她兩點/三點全露而出價。她的身體完美體現了香港人賤斥式的慾望原理:賤斥自己最深的慾望,慾望自己所賤斥的。她最終沒有像葉玉卿般在女星的階梯上「爬升」,她一直是屬於身體,巨胸為其表徵,卻正因如此,贏得了cult片女王之譽。藉著她,我們甚至可以逆寫香港電影史,從被賤斥的影片中,追溯不同於主流的、cult 的線索,一如在這本關於女星的書中,點出葉子楣在此中的重要性。

* 原文刊於《群芳譜──當代香港電影女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