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與人類中心主義微座談

15195906_1182358518517180_927836211596420822_o

廣告

蔡明亮︰「不得不慢」

本年度香港中文大學人文學科研究所主辦國際人文年會,於6月6日邀請了台灣名導演蔡明亮演講,講題為「不得不慢」。這場演講,蔡明亮表現出他如何透過慢,去思考電影/影像的本質,並把觀眾帶回到「看」這個概念。蔡明亮的影像藝術實踐不只停留在電影影像上,他對「慢」的思考是跨越不過藝術範疇的,從劇場、廣告片、短片、長片,到裝置,從戲院到不同的展覽空間,這一連串的思考,可以追溯至他2011年闊別劇場廿七年後重返劇場的劇目《只有你》。 Continue reading “蔡明亮︰「不得不慢」"

庶民小說.體制社會.天國視野

香港文學的庶民立場

談文學與社會,還是從自身文學和本土社會出發會較穩妥。

上世紀七十年代是香港的轉折點,在經濟民生上如是,在文學關懷上如是,從五、六十年代的過客心態到七十年代扎根本土,從關注宇宙性終極的真善美到關懷本土庶民,代表作當然是西西的《我城》,以移民第二代扎根本土的眼睛為視點,在艱苦的日子看見樂天的平民態度。現代化與文學本土意識的自覺在時空上第一次相遇。

九十年代前途問題,催生了很多出色的小說創作,較少人提及卻意義非凡的,有辛其氏的《紅格子酒舖》,把八九後九七前香港人的處境,連結到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一波又一波的抗爭運動。兩個時空並照觸發讀者思考,究竟是人心在走上中產安定之途後火熱不再?還是實際上社會因進步而問題減少了所以沒有抗爭的必要呢?小說深刻的留下四女性過去火熱、現在冷靜犬儒的形象;文學,就這樣把一個時代的骨架暴露出來。 Continue reading “庶民小說.體制社會.天國視野"

一、

那天,我們第一次到島上找廣師傅。友人肩膀脊骨經常發痛,聞說廣師傅功力深厚,推拿摸骨乃島上一絕,於是到島上拜訪,看看他能否根治友人的痛症。當陽光曬到我們的腳前,我們剛到踏到島上。我們順著臨面而來的陽光前行,拐一彎就到了師傅的門前。推門進去,只見一婦人在熬湯,拿著斗大的湯勺盛起湯來,又嘩啦嘩啦的把湯倒回煲裏去,熱薰薰的水蒸氣在她的身前漫盪,她的五官彷彿在迷霧中不願人看見。後來我都沒得記真確她的容貌,每每只能憶起廣師傅獨一無二的左臂,和他蘊藏能量的體格。 Continue reading “島"

中國製造

在網上竟然找回3年前寫的文章,再讀覺得也挺有趣,於是貼回自己的BLOG︰

2006年1月

上學期,陳麗芬老師在課上討論周蕾的文章〈殖民者與殖民之間〉(寫在家國之外,頁91-117),文中談及崔健和羅大佑的歌。周蕾以羅大佑的歌作為「九十年代香港的後殖民自創」。對於以羅大佑的歌作為香港的代表,我們學生當然很有意見,內地來的學生也很不同意。無他,羅大佑怎樣說也是來自台灣,所寫的歌和詞,往往都是站在台灣的角度,以香港為台灣的觀照,那就很不能代表香港了。至於讀者是否同意這種說法,就需要讀者自己看看羅大佑填的詞。 Continue reading “中國製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