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萬買樓博女入名校 新移民母鬧爆港人「好吃懶做」:納稅比你多!

小一統一派位今早9時半進行選校程序,9時已有百多名家長在九龍塘41校網統一派位中心等候,替子女挑選心儀學校。從內地移居本港的李小姐希望女兒可派到第一志願瑪利諾修院學校(小學部),她為雙非和內地人被標籤抱不平,「(大陸人)他們交的稅比你們多,大家公平競爭,靠的是實力。」

丈夫是香港人的內地移民李小姐指,自己已在港定居7年,女兒在香港出世。之前曾向拔萃女小學遞交入學申請,惟未獲取錄。李小姐指,女兒自1歲起便參加興趣班,至今共參加8個,包括跳舞、畫畫、英文、鄧梓峰親身教導的演講課程,每月要花上2萬元,「女兒從沒有批評過,我只是讓她全面發展,她很開心,最喜歡爭取第一。」李小姐指,瑪利諾修院學校是所有父母都喜歡的百年老校,但為保險亦替女兒報了私立的九龍塘學校,暫未有結果。她續稱為替女兒鋪路,一早和從事地產的丈夫投資千萬在九龍塘買樓,「41校網是全香港最好的校網,每對父母如果有能力有想法都應該搬過來,父母的錢都是留給小孩的,投資在小孩的大腦。」對於有輿論批評內地人移居本港、雙非童搶學位,李小姐指女兒雖不是雙非童,但她仍為雙非和內地人抱不平,「這個世界有競爭才有進步,我們來香港,納的稅比你們多,全是靠自己,我們對香港做的貢獻比你們這種好吃懶做、不想努力、房子也想要便宜的香港人好多了。怎麼可能什麼都要便宜呢?社會這樣,政府就要破產了。」李小姐續指,內地人都是想把小孩培養好,然後小孩長大自然有貢獻,又反問:「不是我們香港經濟會這麽好嗎?」馬先生和雙非兒子遞表後,兒子在統一派位中心舉起勝利手勢。馬先生指希望兒子獲派喇沙小學,認為喇沙是傳統名校,希望他能體驗香港的公立學校教育。馬先生指因出生率高,今年競爭較大,故亦替兒子報讀了區內的直資和私立學校,但未獲取錄通知。他指為了令兒子不會變成跨境童,特地數年前在九龍塘買樓,令兒子擠身41校網。本地家長周先生在9時便到達派位中心等候入場,他指女兒的第一志願為瑪利諾修院學校,但因早前自行分配不夠分數不獲取錄。周先生稱今年小學學位競爭大,他同樣替女兒報讀了私立和直資的學校,「好多都仲係waiting list,我地唯有所有可行方法都做齊。」被問及是否憂慮官立和資助功課多而選擇私立學校,周先生指不會考慮太多,「咁樣係過慮」,他又指,內地人能在41校網買樓而納入校網和本地學生競爭也無辦法,「大家公平競爭啦。」

「甘比」晉身華置執董 每年酬金10萬

身家逾千億的華人置業前主席劉鑾雄(大劉),動作頻頻,上月才將估計達逾百億、坐落尖沙咀彌敦道的大型商場「The ONE」贈送予妻子陳凱韻(甘比)。今日華人置業董事會宣布,現年37歲的甘比獲委任為執行董事,即日生效。

華置公告中表示,甘比於2002年至2005年加入本集團當時之聯營公司,並參與該公司之化妝品業務包括『雙妹嚜』產品,並指「彼亦具有超逾三年半於香港之傳媒工作經驗及擁有個 人物業及證券之投資經驗。陳女士為陳詩韻女士(本公司之執行董事及行政總裁)之胞妹、陳諾韻女士(本公司之執行董事)之胞姊、劉鑒雄先生(本公司之主要股東及控股股東)之配偶、劉鳴煌先生(本公司之非執行董事及董事會主席)之繼母及劉玉慧女士(本公司之非 朝行董事)之嫂子。」

早前甘比獲贈大型商場「The ONE」時,回應本報詢問稱:「好多謝劉生!我會同劉生一齊留港過節。劉生身體很好,多謝大家關心。」劉鑾雄去年十一月申請與甘比結婚,至十二月正式成婚,及後大劉將灣仔肇輝臺地產項目以十點五億元售予甘比,有指甘比身家已逾三百億元。

一部關於純愛的鹹片──《撩亂的裸舞曲》

先不說純愛,《撩亂的裸舞曲》(台譯:裸舞狂情)其實是一部極為哀傷的鹹片(再一次)[1]。

電影的設定是這樣的:一位曾獲柏林影展大獎的導演古谷慎二,中年潦倒,沒有人找他拍電影,只好拍軟性色情片。他最後因強迫女演員安里拍攝,使安里辭演,令他失去唯一的工作。這設定,與其說是向《愛情酒店》(相米慎二,1985)致敬,更像是《赤之教室》(曾根中生,1979)中的色情寫實攝影師。《撩亂的裸舞曲》述說古谷六天內發生的事情,而天天都有人向他投懷,於是在映後,就聽到不少人批評說,為何如此廢男,還有女人不停向他送抱,不就是廢男的終極FF(幻想)嗎? 繼續閱讀 “一部關於純愛的鹹片──《撩亂的裸舞曲》"

一位鹹片藝術家的自畫像──《赤之教室》

日本五大片廠日活於七十年代初差點破產,靠着羅曼色情片翻身,乘接往後十多年的大量生產,不少日活片廠中的導演都轉拍日活羅曼色情片,《赤之教室》的導演曾根中生是其中之一。在1960年代初,曾根中生加盟日活,曾擔生鈴木清順的助導,更有論者拿他們的電影風格來比較,可想而知曾根中生的風格是何等凌厲。 繼續閱讀 “一位鹹片藝術家的自畫像──《赤之教室》"

一部哀傷的鹹片──《濕濡的女人》

《濕濡的女人》(台譯:野風溼身的女人)是塩田明彥為「Roman Porno Reboot」五部中之一部。有朋友不明白為何開場時女主角汐里(間宮夕貴飾)要騎單車衝到海裡,一般而言,這些不明不白突然插入的場口,多數是致敬畫面,這個亦不例外,明顯是致敬神代辰巳《濕濡的戀人》(1973)最後一場戲:男女角騎著單車滑進海裡。不過,在這裡,致敬不致敬倒先不談,這部影片帶來的愉悅(並其後引伸出來的失落與哀傷),大抵與致敬無關。 繼續閱讀 “一部哀傷的鹹片──《濕濡的女人》"

溯一溯cult片的前世今生

「溝」電影節2016將於10月底至11月底舉行,引發了不少人討論「溝」(cult)為何物,甚麼電影算是cult?甚麼未夠cult?早前,《蘋果日報》2009年文章〈血肉溝鬼魅  50 Cult片榜〉重新在網上熱傳,就連導演彭浩翔日前也在他的面書上,提出他的港產十大cult片,當中包含了不少我們耳熟能詳的作品,例如《力王》(藍乃才,1992)、《伊波拉病毒》(邱禮禱,1996)和《打蛇》(牟敦芾,1980)等。 繼續閱讀 “溯一溯cult片的前世今生"

愛人也有很多不同方式──專訪《白漬》作者林三維

問:你剛剛出版了第一本的長篇小說《白漬》。未知你是何時開始寫作?寫作對你來說,又是甚麼呢?

答:小學時喜歡跟朋友玩出版社的遊戲。我們就讀不同小學,他與同學自組了出版社,也就是用A4紙釘成做書,記載關於四驅車、數碼暴龍、寵物小精靈的故事。就這樣,我也開始用A4紙做書,分別在於他是與友人,而我也僅僅一人在寫那些各種類型的故事。當然,那些比較像遊戲。後來讀了《少年阿莫的秘密日記》,便決定要走上寫作的路,中學也有在星島日報的《S-file》連載現在重讀令自己臉紅的小說。嚴格來說,認真的面對寫作這回事是大學時期吧。 繼續閱讀 “愛人也有很多不同方式──專訪《白漬》作者林三維"

踏上投丘,成為投手──林耀聲八年演藝之路

林耀聲的演藝生涯由八年前開始,那年,麥曦茵拍下她第一部長片《烈日當空》。

他在《烈日當空》中擔任男主角,在《曖昧不明關係研究學會》中佔重要戲份,更在今年話題片《點五步》和已經拍攝完畢的獨立電影《造口人》中再次擔任男主角,銀幕上成為觀眾的聚焦點,想不到在現實生活中,他會如《點五步》自己飾演的阿龍般,常要找大樹「遮蔭」。在電影中是細威,在現實中是同屬DumbYouth的岑珈其。 繼續閱讀 “踏上投丘,成為投手──林耀聲八年演藝之路"

是熱血嗎?其實是後雨傘的羈絆──《點五步》中的「碇真嗣」式主體

電影《點五步》在2013年於「首部劇情電影計劃」大專組勝出,獲香港電影發展局的電影發展基金撥款200萬港元拍攝。導演陳志發及編劇黃智揚為香港浸會大學電影學院畢業生,拍攝時動員不少浸大的畢業生或學生參與製作,在上映之前引發了剝削義工、「販賣熱血」的爭論。這爭論還在繼續(希望能變成有意義和有後續行動的討論),而這文章也意不在介入此爭論之中,讓我們還是回到電影去吧。 繼續閱讀 “是熱血嗎?其實是後雨傘的羈絆──《點五步》中的「碇真嗣」式主體"